• 中国共产党北京市房山区委员会政法委员会主办
  • 最新热搜:房山 防控疫情 法治

    首页 > 最新要闻

    因一幢百年祖宅,他把哥哥告上法庭

    来源: 作者: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时间:2021-01-06

      “天天施工,噪音大得很,晚上压根儿没法睡!”

      2019年8月5日,一纸诉状飘上王俊伟案头。

      6位村民不堪噪音所扰,叩开了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的门,没讲几句嗓门就大起来,脖子上青筋若隐若现。

      这股怒气他们憋了两年,这次铁了心要把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经济补偿款——

      “还会有人来的,这事儿完不了!”

      症结怎么解?王俊伟心里有谱。

      2019年,最高法印发关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见,明确将“诉源治理”列为改革任务,强调人民法院要从源头抓起,化解诉讼纠纷。

      房山法院率先行动,推出“无诉讼村”建设工作,将“诉源治理”理念运用到基层实践中,与村委会、村级调解委员会等联手,摆下破局的棋,不出几步,纠纷便立地而解。

      秘诀就在这儿。

      “无诉讼村”试点在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马家沟村启动

      “幸好查的早,不然就是120多起潜在案件!”

      “应该不是玩笑话。”揣着诉状,王俊伟不敢掉以轻心。

      他即刻拨通了村委会的电话,请他们摸底排查,看看有起诉意愿的,究竟有多少人。

      “光名字就列了两页!”递过来的起诉名单上,120余位村民赫然在列。

      建设“无诉讼村”以来,房山法院在矛盾纠纷的排查预警上下了大功夫,建起了涵盖网格员、村委会的信息网络,以便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化解纠纷,避免矛盾激化,演变成重大恶性事件。板凳都没坐热,王俊伟又赶去了施工现场,五六位村民跟在身侧。 打桩的声音、振动锤的声音、建材落地的声音……各式各样的噪音叠加,刺进耳朵,王俊伟觉得耳膜嗡嗡响。

      “和村民住房也离得很近,有几处就是一墙之隔。”再加上村子坐落在山脚,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施工噪音在山壁上荡来荡去,足足能放大好几倍,更是扰得人睡不着觉。

      这起诉讼不是空穴来风。

      如何又快又准地击中矛盾命门?王俊伟决定和村委会联手。

      基层“疙瘩”多,法院人力又有限。在王俊伟他们庭里,三位法官操心着8个乡镇的18万人口,方圆800多平方公里都算是“承包地”,一年接到的案子最多能有1200多件,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像村委会、村级调解委员会这些,是我们化解纠纷的有生力量”。

      王俊伟和村委会接上线,共同组成诉源治理工作组,邀请被告单位坐下来谈谈。闭门说理不过几小时,两家被告单位便同意:无需启动诉讼程序,直接向120余名村民给付经济补偿款,各500元。

      仅半月,补偿款悉数到账,6名已起诉的村民当即撤诉,120余起潜在案件泯于未然。

      “这要搁以前,办不了这么快!”走诉讼的路子,不仅要立案,要排期,还要开庭审理、宣判、送达……前后算下来,怎么也得个把月。

      “无诉讼村”建设让纠纷化解乘上东风。

      

      “我垒我的墙,凭什么听你的?”

      “这墙必须拆!”

      “我垒我的墙,凭什么听你的?”

      马家沟村的白家兄弟近来杠上了,根源是一幢180多岁的老宅。

      大哥住北边房,弟弟住东边房,两房相隔不过30厘米。房顶是用木头搭的,日子久了受潮变形,再加上有蛀虫啃食,慢慢开始漏雨。

      哥哥决定把南院翻新。水泥、砖瓦、铲子一一备好,新墙眼看着一天天垒高了,弟弟却憋不住了:“过界了!这哪还有30厘米,都已经顶我家房上了!”

      距离过近不仅看着逼仄,逢上雨天还影响排水,雨水淅淅沥沥地冲在墙皮上,屋子很容易受潮进水。

      “至少得和我说一声吧!”

      “说也没用!我垒自家院里的墙,凭什么和你说?”

      一边气急,另一边也寸步不让。吵得不可开交时,弟弟一纸诉状把哥哥告上法庭,说什么都要打官司。

      “他们是同宗兄弟,三四辈前是一个祖上。只是到这一辈,交往没那么密切,感情就淡了。”两兄弟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真要打官司的话,肯定有输有赢,抬头不见低头见,想想也觉得尴尬。

      “这类纠纷其实很常见,矛盾浅,也容易化解。”在房山法院推进的“无诉讼村”工作中,有一项叫纠纷导回,针对的就是这类浅层矛盾。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优先由村级调解组织解决,法院从旁指导,不到不得已,就不走打官司的路。

      村里的副书记王磊主动挑担子。他收了法院给的调解“锦囊”:先是摸透双方诉求,再尝试以亲情为突破点,化干戈为玉帛。

      “一开始只能私下沟通。”王磊知道,一旦把兄弟俩叫到一起,没几个来回就会充满火药味,调解根本进行不下去,“万一摔倒了怎么办,老人家血压血糖升高怎么办?”

      几次登门深谈下来,王磊心里有了底:“他们其实也不想把事闹大,想找台阶下。”关键在于,拿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折衷的解决方案。

      弟弟的诉求是拆墙,别影响散水;哥哥的坎儿是舍不得,花了三千多才垒起来的墙,拆掉不仅什么都没剩,还得再贴钱。

      王磊决定亲自上阵。他组织村委会出人出力,专门腾出一天时间,上门拆墙。施工现场,铲子声、铁锹声、电镐声织在一起,哥俩心里的冰正在消融。

      矛盾解开了,王磊浑身轻松。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一串号码:“白老爷子要撤诉!”

      在他的通话记录里,有长长一列,都是法官王俊伟。 

      不赡养老人?强制执行!

      “法院的判决确实公正,但也容易让双方变得生分。”在农村来说,闹上法庭是要结三辈仇的,特别伤和气。

      作为村调委会的一员,马家沟村党支部书记陈静亲历了“无讼”理念给村子带来的变化。法庭、司法所联手,组成村里调解委员会的“智囊团”,为化解纠纷指了条明白路。

      事情要从2019年初说起。

      一大早,村委会的门帘就被掀开了。韩老眉眼间难掩急色,点名要找陈静。

      老人家年事已高,有些口吃,心急火燎地比划许久,陈静终于弄清了原委:

      原来,老爷子分家赡养出了些问题。闺女为孝敬韩老,专门盖了座新房,亮堂堂的,住着方便也舒心。

      本是一桩好事,但在新房归属问题上,三个子女却起了争执。女儿觉得,这房是自己盖的,分家的话,理应属于自己;两个儿子却认为,房子归根结底是老人家的财产,若论归属,子女都有份儿。

      两边各不相让,常常没说几句就面红脖子粗。最激烈时,儿子气在头上,放下狠话,甩手不再管老人的赡养问题。

      眼看着一大家子因为分家,变得七零八落,韩老的心也凉了半截。

      “这事儿如果告上法庭,会怎么解决?”

      “不履行赡养义务,会被强制执行。”法官王俊伟的回答直截了当。

      有了“智囊团”助力,陈静心里有了底。调解时间定在晚上,特意约在了老人家里:“大白天到村委会的话,被人看到会讲闲话。”

      陈静从法律讲到人情世故,从拘留的可能性讲到对子女的表率作用,不过一个多小时,死结就说开了。三人商定共同赡养老人,一起小矛盾不出村便就地化解。

      临走时,一家人郁结多时的眉头终于舒展了。韩老握着陈静不肯撒手,一声“谢谢”说得异常清晰。

      “‘无诉讼村’建设目前还处于试点阶段,马家沟村是首个试点村,自启动以来,涉诉率较前一年下降了约90%,成效显著。”在此基础上,范围逐步扩大。

      沙窝村、半壁店村、黄土坡军工路社区……“无诉讼村”建设工作正在房山风风火火地铺开。

      

  • 上一篇: 区宣讲团成员、区委政法委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书记李文亮同志在政法系统宣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 友情链接